带式压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压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哪些问题将影响全球上游业今后发展-【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6:19 阅读: 来源:带式压滤机厂家

哪些问题将影响全球上游业今后发展

2013年,全球油气业需要密切关注一些影响全局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成本持续上升、页岩油气前景、前沿盆地勘探、国家石油公司资源收购、专业公司转型、全球性企业新动向。

知名咨询机构PFC能源公司最近发表的专题文章指出,世界上游油气业务持续受到诸多变化及偶发事件影响,其中很多源于新资源开发和新技术应用。有一些主要问题将影响今后一个时期的上游业务,值得业界予以关注。

1 成本持续上升会不会给那些前期准备耗时、资本开支大的开发项目“踩刹车”?

由于单位成本上升,跨国石油公司上游投资回报下降。新世纪第一个10年以来,跨国石油公司业绩表现差异明显。

2005年之前,石油公司的发现与开发总成本为3~10美元/桶;2005年之后,成本水平上升、差异幅度拉大,达10~25美元/桶。较高的单位成本会不会成为常态甚至愈演愈烈?今年会不会有所好转?若不能好转,将怎样影响回报?

这个问题的影响具有多面性,公司面临更大的股东回报压力,而股东要求增加回报又会怎样影响再投资?对于较大的独立石油公司而言,成本上升加上商品价格疲软,会延缓项目审批。这一切又会对那些日产百万桶的公司带来什么影响?

2 今年能否成为北美以外页岩油气的发力之年?如果是,下一个产量增长实现突破的是哪个国家?

在阿根廷,雪佛龙和YPF公司(阿根廷国家石油公司)商定了一个10亿美元的钻井计划,要在“死牛”(Vaca Muerta)项目实施“工厂式钻井”。

在英国,监管机构已经批准,按照严格的新规定,开展“多级压裂”。

在乌克兰,政府与壳牌同意以产量分成合同的方式,为4亿美元的勘探计划开放绿灯。另一个类似方案也在与雪佛龙的谈判中。

在中国,国家石油公司与大型跨国石油公司在开展一些非常规资源合资项目,壳牌已率先同中国石油达成技术转让协议。

这些早期项目能否成功复制美国在环境、技术、降成本等方面的经验?全球页岩资源开发能否迅速消化勘探开支,大油气公司提升页岩油气产量的潜力有多大?

3 原油运输、基础设施瓶颈在2013年能否得到缓解?原油价差会不会影响生产企业和政府的收入?

西加拿大Select油和Maya油与布伦特油的差价,2012年末分别达36美元/桶和55美元/桶,巨大差价使那里的石油生产企业每月收入损失27亿美元,地方政府与联邦政府的损失更大。

北美因一些基础设施项目拖延,开发项目也将受到拖累,更多的公司因资本开支方面遇阻,从而导致企业整合。这类情况也在北美以外蔓延。

4 2013年计划的远景前沿盆地(包括类似于南美北部的西非赤道边缘区、安哥拉盐下层、东非近海地区)的勘探活动能否取得商业成功?

如果计划中的远景前沿盆地勘探结果不够理想,石油公司的关注点会转向美国陆上页岩油,还是转向所谓“制造能源”(油砂、LNG)。这些项目勘探风险较低,但开发风险较大。

企业面临的挑战会不会导致美国陆上非常规资源业务整合?低气价和持续原油差价使上游业收入和净利润遭受打压,越来越多的非常规资源生产商感到了资金压力。资产结构调整造成了常规与非常规天然气区块的深度买方市场。

下一步业务整合或将集中于美国陆上资源较小范围,表现为对较大储量,经济、效率最大化,以及成本控制的竞争。

5 国家石油公司的资源所有权会不会遭到反对?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国家石油公司会不会转向新的前沿勘探区?

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收购前进能源公司,中国海油收购尼克森,加拿大联邦政府在批准两大并购案的同时,出台了针对“外国政府所有的实体”在加拿大上游公司所有权和控制权的新的限制规定。

许多外国“实体”,尤其是亚洲国家石油公司,已在北美能源业务大量投资,预计这类投资活动还会加速进行。美国会不会步加拿大后尘,限制国家石油公司在上游业的并购活动?南美的民族主义者会不会反对外国“实体”控制?

6 会不会有更多的国际油气勘探公司转型为资产开发公司?

以前,由于独立勘探公司开发经验有限,为规避前沿盆地的风险,一般是把油气发现转让给大石油公司去开发。如今,一批国际勘探公司手中握有较大资源发现,其中既有前沿新区的也有已建开发区的。如图洛公司在加纳、乌干达;诺贝尔公司在以色列;阿纳达科在莫桑比克。但他们要自己开发了。哪些公司在这一转型中能够成功,哪些公司会失败?安排在2013年的活动将给出这一趋势的走向,需要密切关注。

7 全球性油气企业下一步怎样走?

过去几年,全球性企业在关注点和策略方面出现显著分化。埃克森美孚进入非常规资源领域;BP涉足印度,并觊觎俄罗斯北方;道达尔和BP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联手,谋划盐下储层油气开发;壳牌与中国石油开始了“第二代”跨国石油公司与国家石油公司的合作。

“新一代”的大规模开发机遇(非常规、油砂、深水和北极前沿区)会不会促使公司整合做大,从而避免项目或资产单一的风险?这值得业界关注。

老王加速器,老王加速器好用吗

加速器教程

Coursera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