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式压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压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廖凡谈获柏林影帝以前没那么惨一直在享受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23:29 阅读: 来源:带式压滤机厂家

廖凡谈获柏林影帝:以前没那么惨 一直在享受

廖凡获得柏林影帝(资料图)

羊城晚报2月24日报道 默默无闻的二三线实力派演员,突然当上国际A类电影节的影帝,许多人都会想一探当中的逆袭励志故事,但这件事在柏林电影节新科影帝廖凡那里,却显得很别扭。载誉归国的廖凡日前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他说:“我在拿奖前没有你们说的那么惨,我一直都在享受自己的生活。”这个“非主流”的娱乐圈中人还谈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周围环境不会因为你的愤怒而改变,唯一能做的就是平静对待”。

得奖之后

“我以前也没那么惨,一直都在享受”

羊城晚报:拿到柏林影帝之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

廖凡:最大的变化就是找我做采访的记者多了,而且总是会被问到一些重复的问题。我想过一段时间,大家的热情就会慢慢地减弱,会慢慢地习以为常。至于我会有一些什么变化,还没有感觉到。在拍摄《白日焰火》的时候,我只是想把这部电影当成一个礼物送给我自己。之前也想过得奖,至于得什么奖,我并不知道,结果它成了一份最好的礼物。

羊城晚报:什么样的问题让你觉得烦恼?

廖凡:比如片酬准备涨多少。这是让我最意想不到的问题,好像大家关注的东西和我自己的感受不太一样。我从来没想过涨片酬这事情,可能在这方面会有一些小变化,但这并不是我主动去要求的事情。在大家眼中,似乎都很乐意看到你应该是那样,但我觉得我还是演好我自己,该干吗还是干吗,该买菜还是买菜。

羊城晚报:应该还有人问你会不会在拿奖后自我膨胀吧?

廖凡:有,我也谢谢大家的提醒。我一直都觉得我挺膨胀的,不能再胀了,再胀我就爆了(笑)。大家可能会因为我拿奖,对我的看法产生一些变化,但是我觉得我自己还挺好的,还是像以前那样生活。以前的生活是我坚持的、我喜欢做的,现在得到了(奖),那就保持这个状态就好,不用改变什么。还有记者问我拿奖有没有扬眉吐气,好像大家感觉我以前过得有多么不如意,憋着一股劲——其实没有,我从来没这样觉得。没有人能够低估你,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够看轻你,除了你自己。

羊城晚报:你不喜欢这种煽情的方式?

廖凡:我不是善于煽情的人。我不想被人牵着,我反而更想让自己放松一下,轻松一下。我得奖以后,剧组的人开一个庆功会,大家喝得很兴奋,大醉,然后离去,回家再过一段时间,这个事情就过去了,再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

羊城晚报:会觉得奖项是对自己人生的一个总结吗?

廖凡:是一个总结,也是对某一段时期的回顾。比如咱们会把40岁当做一个进入成熟的阶段,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其实我一直都很幸运,没有那么惨。大家总问我是不是有很惨的时候,好像我真是苦尽甘来,真是不容易,但我没有那么惨。这是我选择的生活,我一直都在享受这样的生活状态,大家想多了。

生存之道

“周围环境不会因为你的愤怒而改变”

羊城晚报:在你去柏林之前,你就宣告过要拿奖的豪言壮语,有人觉得这和你之前的低调不太一样,你怎么看?

廖凡:这种话其实我很早就说过,只是大家都没注意。大概是五年前,因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被提名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时候,我就表示过想得奖。我记得当时胜算不大,但我还是表现得很淡然地坐在那里,听颁奖嘉宾宣布别人得奖。你真的不想拿奖,那你坐在那里干吗?你既然有这个真实的想法,那么干吗不去直面它?这就是我真实的感受。

羊城晚报:在事业上有没有感到过挫败感?比如演了很多文艺片,可能还不如演一部商业片名气大。

廖凡:以前我可能在每次拍戏的时候都付出全力,尽我所能,但是你做完之后,会觉得这个事值得你这么干吗?不过也没有那么挫败或者痛苦,就是有点泄气,觉得这个事这么干成吗?但是,当你真的遇到挫折的时候,如果能好好地去顺应这个东西,可能它就会变成好事,它会留在你的心里面,让你感受很深。

羊城晚报:所以有些感受还是只有自己体会到才最清楚。

廖凡:是这个意思,内心的那些障碍只有自己能帮助自己化解。像昨天做一个节目,有一个年轻的朋友,他说他也是北漂一族,现在生活有多么不容易,但是又要坚持,也没有机会,现实又是那么残酷,问我能不能给他一些鼓励的话。我很明白他的感受,但是我真的没法帮他,我不能够激励你,而且我激励你,也不能给你带来什么,这个东西只有你自己才能去承受,外人不能改变你的人生。

羊城晚报:你这样的演员,对娱乐圈的生态环境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廖凡:可能有人觉得我并不适合娱乐圈。我性格有一部分不是很善于表达自己,我在几百人面前发言对我来说太困难,比我演戏还困难。其实我自己无所谓,我只关注我自己范围内的事。周围的环境不会因为你的愤怒而有任何的改变,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去平静地对待。

未来打算

“我一直沉迷于犯罪题材,就想演一个罪犯”

羊城晚报:近几年你拍的商业片多了起来,是什么促使你有所转型?

廖凡:其实以前也有商业片,但不像现在那样有规模。我刚拍电影的时候,商业片才刚刚开始,好像那个时候更多能拍的就是“地下电影”。现在不太有“地下电影”了,大家会在合理的范围内讲述自己想要讲述的东西,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包括《白日焰火》,我觉得它有非常好的故事,是一部犯罪片,而它也属于商业片范畴。我记得我拍的商业片里,《集结号》算是一个,那是商业片刚刚开始做的时候,它是一个先行者。虽然它的票房按现在来说不算什么,也就刚刚过亿,但当时大家会很激动,就像现在破10亿一样。

羊城晚报:你最想演的角色是什么?

廖凡:这种问题对于自认为是职业演员的人来说,太为难了。年轻的时候我觉得我演什么都可以,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是有局限的。其实要做一个一线明星,他肯定要拍动作片,只有你拍过动作片,你才能被称为所谓的一线明星。但是拍动作片来说,对我有一些为难。也许我会尝试,但我拍得不会那么激烈,我会要求情节更好、更吸引人。我一直沉迷于犯罪题材,就想演一个罪犯。

羊城晚报:没想过自己做导演吗?

廖凡:没想过,可能你们对导演还不是很了解。我连自己都没演明白,还去做导演?导演的位置在我看来还是比较神圣的。而且导演要和很多人打交道,有些机制还不成熟,导演把很多制片的事情也做了,这样会耗费他们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也会限制他们才华的发挥。

西安银元价格

天津触摸屏显示器

西宁AB类消防泡沫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