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式压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式压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空降葛洲坝国际陈久霖曲线回归国家队

发布时间:2021-10-21 01:52:20 阅读: 来源:带式压滤机厂家

空降葛洲坝国际 陈久霖曲线回归“国家队”

空降葛洲坝国际 陈久霖曲线回归“国家队” 更新时间:2010-6-24 0:02:07   出狱一年后,陈久霖公开现身。  不过,他是以中国葛洲坝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新身份出现的,而且名字也改为“陈九霖”。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陈九霖目前在新公司是合同工的身份。因为他在葛洲坝集团的任职走的是企业聘用程序。在央企用工制度中,可以招聘有才能的非党员人士,甚至非中国籍人士担任相关职务。  一位国资系统的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对于陈九霖在央企任职一事,实际上获得了国资委的默认,“谈不上支持,可以说是一种补偿”。  另据本报记者了解,在此次任职葛洲坝国际工程公司之前,陈九霖曾任约瑟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兼总经理,主要从事公司上市服务及股权投资。  物是人非。虽然陈九霖表示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但有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陈九霖回归石油业的可能性存疑。因为中航油巨亏事件至今仍被作为反面案例在国资委内部会议中不时提及。  的确,中航油毕竟曾因为这起事件累计巨亏5.5亿美元,直到2008年中航油才还清全部债务。  陈九霖是在2006年3月,被新加坡初级法院以欺骗德意志银行罪名判刑四年,同时还因没有及时向新交所披露信息判刑三个月,因局内人交易被判刑四个月,与前两项罪名同期执行。  波峰波谷,得失荣辱,一切都浓缩于数年之间。对重现“国家队”的陈九霖来说,更需要的是总结既往,重新上路。  任职合规  陈九霖到葛洲坝国际就职,非常低调。  6月4日,葛洲坝国际公司将陈九霖的名字悄悄挂到主页上,陈九霖以副总经理的身份排行高管团队16个成员之中的第14位。在此之前,葛洲坝国际公司没有进行任何任命仪式。  葛洲坝国际公司网站信息显示,公司于2006年1月23日成立,公司注册资本金3.8亿元,负责归口管理全集团公司海外经营业务。葛洲坝国际公司的控股股东——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由国资委管理的特大型央企。  从未放弃石油梦想的陈九霖,为何会进入一家与石油业毫不搭边的企业?让人关注的是,陈九霖的新东家,与中航油一样,同属央企。  而其任职经过了何种程序、是否合规,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国资委的一位官员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陈九霖复出担任葛洲坝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一事,“无论从程序上、规则上,都是合理的”。  然而,陈九霖虽然获得回归“国家队”的机会,但其身份依然是“编外”人员。  五矿集团下属子公司一位副总经理告诉本报记者,央企子公司副总经理职位不需要经过国资委任命,由集团公司党委任命。副总经理职位也可以不属于公务员编制,一般为事业编制,同时也可聘用社会人员、外籍人士。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陈九霖有丰富的海外投资经验,能再度被国资委任用,值得鼓励。上述接近陈九霖的人士就透露,葛洲坝国际公司最近与澳大利亚第三大矿山FMG达成合作协议,“他有功劳”。  6月21日晚间,FMG与葛洲坝集团举行合作签字仪式,葛洲坝将在西澳奇切斯特铁矿石中心为FMG提供工程和采购服务,葛洲坝国际公司将负责该项目工程业务。  据本报记者了解,葛洲坝国际工程公司此前从未涉足澳大利亚矿业工程领域,矿业工程领域是中冶集团的强项,葛洲坝国际工程公司的优势在于水电项目的基建。  一位接近陈九霖的人士透露,在任职葛洲坝之前,陈九霖担任一家名叫约瑟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兼总经理,主要从事公司上市服务及股权投资。  陈九霖也告诉记者,一个朋友曾建议他加入自己的基金公司,并且承诺回报率将高于中国航油,“至少不会低于中国航油”。  知情人士表示,陈九霖在约瑟投资公司的经历,是陈能进入葛洲坝国际公司的部分原因。  本报记者了解到,约瑟投资公司的母公司是湖北省盛九隆集团有限公司,自称“致力于为企业投、融资与并购服务”,主要业务是资本运作、股权投资,总部位于北京中关村。  陈九霖在担任合伙人兼总经理期间,名片上的名字依然是“陈久霖”。  陈九霖的才华为约瑟投资公司带来的成果之一,是对湖北晶宝矿业进行股权投资,从而使盛九隆涉足炙手可热的矿业领域。  网上几乎没有任何关于晶宝矿业的公开资料。据本报记者从武钢集团人士处获悉,晶宝矿业的老板名叫吴克岸,福建福鼎市人,在湖北宜昌有多家公司。  盛九隆集团、吴克岸的产业、葛洲坝集团总部,均位于湖北宜昌。 上述接近陈九霖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陈九霖之所以能被葛洲坝集团委以重任,与其在宜昌的人脉有关,更与国资委方面的支持有关。但该人士拒绝透露具体细节,仅表示:“以陈总的才能,远能胜任该职位。”  回归石油业的可能性  经历了上千天的炼狱,陈九霖仍对媒体表示了“打造中国完整航油产业链”的梦想,并在不久前提出“石油输入国组织”等设想。  获得葛洲坝国际公司副总经理一职后,陈久霖将名字中的“久”改为“九”。  对于陈九霖来说,更改名字意味着新生,而在葛洲坝国际公司担任要职,也许只是他重回石油行业的一个中转站。上述陈九霖的好友对本报记者表示:“他对这个行业不仅仅抱有深厚感情,更有回报国家和民族的梦想。怎么会轻易放弃?”  在接受众多媒体采访时,陈九霖对自己的新东家不愿多谈,也不愿阐述自己对新职业的规划。陈九霖的言论更多集中在个人人生感悟和对中国能源安全的建议两方面。  上述陈九霖的好友告诉本报记者,陈九霖多次向能源局官员提出自己对石油业发展的建议,“他约相关部门领导就约了好多次”。  “中航油事件”发生后,有人曾将同样在新加坡发生的巴林银行事件的交易员尼克·里森与陈九霖做对比。陈九霖则不认可这种说法。  事实上,陈九霖当年为中航油奠定的基业依然存在。陈当年创立“集中采购、批量运输”的航油采购业务、“三足鼎立”的发展模式,中航油至今还在使用。目前,中航油依然是新加坡最大的中资企业;按营业额计算,中国航油在新加坡700多家上市公司中仍然排名第4名。  而陈九霖接手前的中航油亏损严重,陈接手后,中航油净资产从1997年的21.9万美元增长到2003年的1亿美元,并在新加坡成功上市。  在中航油最辉煌的时候,陈九霖曾无限感慨,“想做点事,实属不易。”如今,陈九霖在经历异国1035天的牢狱生涯后选择回归,又谈何容易。  据本报记者了解,尽管“中航油事件”已过去数年,但依然被视为央企进军金融领域的一个负面案例,至今仍屡次在国资委内部会议提及。  这似乎暗示了陈九霖回归石油“国家队”的道路充满变数。上述国资委官员没有直接否认陈九霖重回石油业的可能性,“这要看以后”。  然而,“中航油事件”毕竟代表了特定历史时期中国国有企业征战海外的典型教训,其间的争议一直没有消除。  陈九霖目前最大的梦想,是“获得安慰和支持”,“我曾经敲开过成功的大门,也经历过失败的历练,只要得到支持,我有信心重登成功的殿堂,再创辉煌!”

30千瓦柴油发电机价格

亲子鉴定中心

心理沙盘